温亦之

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从画手变为文手的一条咸鱼

假装今天还是七夕

虽然七夕不是情人节但是也是要发糖的!
不过我这。。可能是掺了添加剂的假糖???
甚至脸糖都不算???
呜我写的太糟糕了。。。

超级欧欧西
主嘉瑞嘉,副瑞金
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危险的充满杀谬的凹凸大赛在七夕也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 隔壁的某没船和某没马也在一大早就发起了狗粮。

        金兴冲冲地来找格瑞,大老远看见那丛像芦荟的白发就喊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格瑞!!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背对着金的格瑞即使不转身也猜得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转过身去,金在格瑞身边蹦来蹦去,笑嘻嘻地从身后拿出个银绿色的礼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格瑞!这是送给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一旁树后的雷德看了看嘉德罗斯沉着的脸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老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依沉着脸没应声,一只手抄起地上的大罗神通棍,拨开草丛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 “格瑞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以为他又是来找他打架
的,不仅有些头痛,又下意识地把金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看见格瑞的这个举动,向上拉了拉围巾,
又不知从哪摸出个东西丢给格瑞。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撇了一眼格瑞身后伸着头的金,又看向格瑞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给你的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说罢便转身离开,草丛里的雷德反应过来,立马小跑跟了上去,长长的红发在脸旁跳跃着,他小声问道:“哎老大老大,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的目光依旧望着前方,亮黄色的围巾在后面小幅度地飘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边的格瑞神色复杂地看着手中嘉德罗斯丢过来的牛奶,抬头时竟看见了嘉德罗斯那微红的耳尖。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的心情在突然间愉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金站在一旁,刚要开口就被格瑞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金,我有事要离开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一脸茫然地拿着手中礼盒,莫名地感觉被秀了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今年的七夕依旧还是想烧情侣啊。

打电话

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的电话梗,于是就写了一个极短极短的小段子

*重度ooc

*螺丝幼儿园设定

“喂,格瑞。

凹凸幼儿园里的渣渣们都被接走了,你怎么还不来接我?

堵车?每天你都是这个借口!

你把(你那个芦荟)头伸出去看看!

现在天,都,快,黑,了!

说,你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?

是不是隔壁家金?

你怎么会看上那种(不涂发胶的)渣渣!

算了,我还是自己回家就好了,我才不像那些渣渣一样需要人接呢。

只要回去你陪我打一架就好啦。

什么?你马上来接我?

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跟你回家一次好了。嘟嘟嘟......”



那个。。太太们都看一下嗷。。

那个。。太太们好♡
我准备成立一个群,凹凸螺丝群,群号:651093571
就是希望所有喜欢螺丝的太太们都在一起聊一聊自己的脑洞,一起聊一聊螺丝。
希望所有喜欢螺丝的太太们都能和谐相处,努力为喜欢螺丝的所有人产粮♡
坐等太太们的到来(⑉°з°)-♡
(对了有哪个天使太太愿意为群画一个头像。。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们的小透明亦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happy birthday!

今天是我们的铂金小王子的37岁生日!
开不开心啊!惊不惊喜啊!
妈的我在干嘛。
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要祝德拉科生日快乐!
然而我并没有摸鱼。。
下午摸,下午摸。
假如我能写好那五张试卷的话。。

最近在朋友空间里看见了一个很火的新姿势(*/∇\*)
据说真的很深很痛(ಡωಡ)

真心想看德哈的啊!!!
于是就私心打了德哈的标签,
希望有哪一个天使太太能满足这一个小小的心愿(*/∇\*)